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舞林人物 > 正文

专访杨丽萍陈小春金星方俊揭秘舞林争霸
2013-02-25 09:26:07   来源:东方早报   点击:

从本周起,《舞林争霸》将于每周日21:15在东方卫视播出。在后天最新一集的《舞林争霸》中,舞者版的吴莫愁、默契的双生花姐妹等颇有特色的选手将依次登场。

  “舞蹈是什么?爱。孤独。挣扎。自由。隐忍。盛放。”这是出现在东方卫视《舞林争霸》宣传片中的字句。作为一档舞蹈真人秀节目,《舞林争霸》于上周末首播,首先登场的是名为“炫舞”的海选环节。每一个舞者只有一分半钟的表演时间,在一曲舞毕之后,他们将介绍自己、解释舞蹈,争取杨丽萍、金星、方俊、陈小春四位不同领域的重量级舞者的通行证,力图进入下一个环节。这里没有华丽的舞台,舞者对普通观众来说也都不是熟面孔,但首集收视率已经达到了1.07的好成绩,第二集收视率则达到了1.28;在已经登场的选手中,也已经出现了像北漂舞者张傲月那样引发关注的热门选手。
 
  这一切并非没有先兆。作为在美国已经播出了9季的热门真人秀节目《You Think You Can Dance》的中国版,放在《舞林争霸》制作方面前的首先是美国版的辉煌成绩——美国版于2005年首度亮相FOX电视台收看人次就超过1000万人,刷新了FOX电视台两年来的最高首播收视率,并成为2005年整个夏天的收视冠军;次年播出的第二季再度打破夏季节目18至49岁年龄群体的最高收视率纪录;目前该节目已顺利制作播出9季,收视率始终高居同时段前三;同时,在落地中国之前,节目模式已经被全球24个国家引进。
 
  和所有引进版权的节目一样,同时放置在中国制作方面前的还有中美两地截然不同的艺术生态。在国内,需要流汗流泪甚至流血的舞蹈教室毕竟不像人人都能去吼上几嗓子的K歌房那样普遍且受众群庞大,大众对于舞蹈的认知度和理解力也远未达到欧美的水平——不同,似乎天生注定。
 
  美国版的发起人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节目的初衷是给业余舞者提供展示的平台,正因如此,尤其是在前几季中,如被发现是专业的舞蹈演员会被取消参加的资格。然而到了中国,除了为业余舞者提供平台之外,这一档典型的真人秀节目还被赋予了一些更高的期许。中国舞蹈家协会甚至向下属的院团发了通知,鼓励专业舞者积极参与。《舞林争霸》出现在舞蹈院团推行体制改革的当下,在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冯双白看来,它或许能让传统上依附院团存在、不习惯展现自我个性的中国专业舞者依靠这个平台真正地“向前迈一大步”。事实上,在国内,针对专业舞者的舞蹈大赛并不少,从桃李杯到CCTV舞蹈大赛,但是像《舞林争霸》这样力图展现舞者个人魅力的平台则是一个空白。
 
  在节目录制期间,早报记者分别专访了《舞林争霸》的四位评委杨丽萍(民族舞)、金星(现代舞)、方俊(国标)和陈小春(街舞等各种类型)。他们来自不同的舞种、经历着不同的舞蹈生涯,而他们和《舞林争霸》的相遇以及对这个节目的期许也折射出中国舞蹈生态的多个维度。
 
  从本周起,《舞林争霸》将于每周日21:15在东方卫视播出。在后天最新一集的《舞林争霸》中,舞者版的吴莫愁、默契的双生花姐妹等颇有特色的选手将依次登场。
 
  杨丽萍:舞者需要到宽阔的草地上跳舞,让大家都来感觉
 
  1月9日,《舞林争霸》在奔驰中心进行首次录制,首次担任综艺节目评委的灵魂舞者杨丽萍一直录到了次日的凌晨4点。10日下午,早报记者在化妆室见到杨丽萍的时候,她又再次穿上了自己收藏的、风格独特的衣服,等待进行录像。虽然还是不太习惯电视节目的制作流程,“但是坐下来以后,一看舞蹈还是挺兴奋的。因为你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睛,看到他们热情的舞蹈,你会被感染。”杨丽萍说。
 
  在不久之前,她的代表作《孔雀》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演,演出票在极短时间内销售一空。作为告别演出,《孔雀》的巡演会持续进行到后年,之后,这位中国舞蹈界的标志性人物将停下舞步,转投创作,已经有两三个有意思的作品在酝酿之中,同时还需要给上海版和西双版纳版的《孔雀》做一些改编工作。在担任《舞林争霸》的评委之前,除了演出,杨丽萍鲜少出现在综艺节目上,这一次担任评委则是被节目导演徐向东和发起人兼评委方俊的诚心和对舞蹈的热情所打动。“他们跟着我们巡演,在酒店跟我谈,为了说服我,甚至改签了机票。”她说。
 
  虽然不喜欢抛头露面,但如果舞团里的孩子们自己想参加综艺类的选秀节目,杨丽萍会全力支持。“他自己的理想我们不阻碍,我们还给他提供路费,让他请假。比如小金花(第四季中国达人秀选手董继兰),她想去很多地方,我就跟她说你愿意去你都去,有困难跟我讲。”她喜欢把团里的成员或者《舞林争霸》的选手称作“孩子”。在谈到评判或者挑选标准的时候,“每一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她说,“这次是要比舞者,其中有的跳的是街舞,无非就是这个人跳得比那个人好;但我更希望能发现有自己风格的舞者。”而在谈及中国舞蹈界的现状时,杨丽萍则坦言,中国舞蹈的根本问题在于没有作品。
 
  东方早报:据你了解,在中国,一个舞者如果想让大众认识他,会通过什么样的途径?
 
  杨丽萍:首先这个人必须要有特色,他的外形,他的身体表达力,这都是首要的。然后再是他的作品。他要有他自己的作品,有这个编舞的能力。好的歌者,如果没有好的歌曲基本上是废掉的。帕瓦罗蒂一辈子就唱那么几首歌,他为什么不换歌,因为那个歌好,老百姓爱听,观众爱听,买账。《我的太阳》、《今夜无人入眠》、《祝酒歌》,他无非就唱这几首,轮着唱,每一个音乐会,他唱了一辈子。但帕瓦罗蒂他没有自己的歌,他唱的是名曲,他能把经典演绎到最好也行。比如说,来一个孩子学我的《雀之灵》和《月光》,跳得比我还好也行。但是最重要的是,所有的条件都有了,你没有好的作品就废了。
 
  东方早报:什么样的作品算是好作品呢?
 
  杨丽萍:你看我们《孔雀》的男主角,他就有好作品,叫《守望》,在国际上得了大奖。但是,那个作品属于现代舞,老百姓看不懂。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李安的《少年派》又好看又有深度。我们的舞者要有这样的作品,既深刻,观众又能理解,但我们不是说要去迎合观众。我们跳舞,同时还能去感染观众,那样才是最好的。又能养育自己,又能给予别人,这就是舞者最好的状态。
 
  如果我们很自私,我们只顾自己在这舞,但是观众不买账,那你就只能去寂寞,孤独。但也不要去埋怨,如果你真的喝一点水、吃一两块树根你就能跳,那也是可以的。我们现在的很多现代舞人也不是这个状态,非常自我。而像我们这种舞者是为了生命,为了跟人沟通才跳舞的。我们既要拿舞蹈来养育自己,又要去感激生命,感激自然,又要跟人沟通,这种人我们认为是最幸福的。
 
  但现在,这些舞者最根本的问题就是缺少作品。其实从技巧上说,我比不过这些孩子,但是幸运的就是我有这些作品。
 
  东方早报:是不是在民族舞那个层面,这种探索会相对更难一点?
 
  杨丽萍:你不知道我们的《云南映象》有多受欢迎。不管你是歌剧也好,通俗也好,你是跳街舞的也好,你舞要编得好。
 
  在中国,我们古典舞里面充斥了很多芭蕾的东西,有些动作几乎是照搬的。比如她跳的是杨贵妃,但她的动作是《天鹅湖》里面的动作;那个跳的是一个陕西农民,但他的腿抬得跟芭蕾王子一样,穿的却是一个对襟的衣服,这都是问题。当然我也不是说,非得要抱着传统。就像《孔雀》,我们是创造性的,根据这个孔雀去创造了一些服装。服装也要创造。《天鹅湖》的裙子就是创造的结果。其实我们有一些民族、民间的东西,都是相当好的,只是编排得有点陈旧、沉闷,我认为是编导的问题。
 
  东方早报:据我所知,《舞林争霸》中的舞蹈创作方式是由编舞者和舞者一起合作创作的。从作品的层面来说,你觉得这个节目的意义何在?
 
  杨丽萍:王菲唱的那首《传奇》,那其实不是她的歌,但她在一个大的平台上唱,传播很厉害。为什么我支持这个比赛,因为这突破了我们舞者本身的食物链结构。因为这些专业舞者啊,关着门比来比去,可是永远和普通观众隔得很远。你看我们民间的舞蹈,舞者是在宽阔的草地上、宽阔的田野上去跳舞,大家都参与,大家都跟着,大家都来感觉。这个节目对孩子们来说正好是一个平台,他们需要这样的平台。那么,既然时候到了,就给他们一个这样的平台。
 
  方俊:不是在比舞蹈,是在比人
 
  在节目开始之前,节目组来往各地、从1000多份视频中挑选出了200名选手提前进入了训练营。作为《舞林争霸》评委兼节目发起人的方俊,参与了前期的整个过程,最终,200名选手进入集训营进行节目录制前的集训。在后台化妆室接受采访的时候,方俊明显很high,嘴里不时爆出一些选手的名字:“我们有一个天才的11岁小孩,还有一个单腿跳Breaking的选手,都非常厉害。”
 
  实际上,国标出身的方俊不算是从正统院校出来的舞者。在他的时代,国标舞刚进入中国,所有的学习都需要自费,而方俊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国标舞者,和舞伴陈昭一起收获了不少国际奖项。即便这样,他仍认为中国大多数好的舞蹈人才,都是各院校或者部队培养的,而这一次,由于中国舞蹈协会的支持,不少大舞团的顶梁柱都成了集训营中的一员。“他们最常说的话就是‘他来了,我必须来’。你会看到他们这种拼和互相较劲的状态。”方俊说,在整个的集训过程中,那些顶级的舞者一天都只睡一两个小时,一直在改变自己的舞蹈,“你跳得好,我必须跟着改,要比你更好。他们都憋着一股劲。”
 
  在方俊看来,引进《舞林争霸》现在正是时候。“中国的文化体制在改革。我们为什么可以去做这个?就是(舞蹈事业的)改革其实5年了,这些舞蹈演员已经有出乎本能去舞蹈的意识了。如果在5年以前,你去做这个节目,是没有意思的。”
 
  东方早报:在这个节目里,你不仅是评委,同时也是发起人。听说在《舞林大会》的时候,你已经在关注美国版《舞林争霸》了?
 
  方俊:当时我在英国,买了第一季的美国版《You Think You Can Dance》的带子,当时我就已经感觉不可思议,它开辟了一种新的跳舞的方法,更接近人群。它是跳人的本性。但当时还是觉得离我们比较远。
 
  现在,其实是天时地利人和。经过了5年的中国舞蹈改革,现在没有专业舞蹈演员了,演员都是签约的,没有终身制了。很多的舞蹈演员,他们有一种失落感,就是奋斗了一辈子,可能你分不到房子,什么都没有保障。
 
  CCTV舞蹈大赛我也做过评委,荷花奖我也做过评委,当年我自己也比过,两边我都比过,这种比赛跟《舞林争霸》有什么不同?不是简单的体制内或者体制外,而是CCTV有它的包容性,可以调动全中国的舞蹈团体,但也有局限性,来比赛的人未必是心甘情愿的。
 
  东方早报:为什么这么讲呢?
 
  方俊:因为他们是代表团体出来比赛,赢了也是团体的,输了,也是团体,那么对他们本人其实不是影响很大。过去,如果去荷花奖赢了,可能还会分房子,升级。CCTV赢了,你也分房子。后来就慢慢没有了。那么,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比赛。一个什么样的比赛?一个可以让这些舞者真正的走到前台来,把他们身上这层皮,我们说那层剧目、团队的皮拉掉,看看舞者到底多好的比赛。
 
  东方早报:就像你说的,因为以前都是跳的剧目,那现在来《舞林争霸》,他们会不会不适应?
 
  方俊:其实他们来的时候,都是跳的剧目。我们做集训营的目的,是让他们调整成跳自己。有些剧目我们改到是很本性的。我们不需要他们跳剧目。因为跳剧目,我们别的电视台也看得到。但跳自己就不一样了。跳自己有几种方法,首先,你可以跳技术,你这个人,一看你的技术,就知道你练得已经疯掉了。你也可以直接跳你的一种感觉,你的本性,或者跳给你爸看,跳给你妈看,跳给你自己。或者你就是热爱,你就是张扬。在民间舞的选手里你会看到,有一个跳蝎子舞的选手,那个人,你感觉他骨子里就是只蝎子。他是部队里的,他说就是要张扬。
 
  东方早报:他在部队里面也跳蝎子舞吗?
 
  方俊:跳。所以我首先要让你们知道,现在的民族舞和现在的舞蹈团队,中国的文化体制在改革,我们为什么可以去做这个?就是(舞蹈事业的)改革其实5年了,他们已经有本能的东西了。如果5年以前,你去做,是没有意思的。
 
  最初我是最反对做舞蹈节目的,我当时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妈不去看电视剧,要去看一个舞蹈节目”?但如果他的舞蹈是跳自己的话,那是可以看的。初赛我们称为“炫舞”阶段,给观众看的是就是舞者的本性。可能我们在大浪淘沙阶段,是看的一种协调能力和人的一种斗志。第三阶段看的是一种经典和合作能力。但是整个概念不是在比舞蹈,是在比人,这是最重要的。
 
  东方早报:录制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很多选手的悲情故事。
 
  方俊:是的。你跟杨丽萍老师接触、和金星老师接触,已经感觉他们非常不容易了。但是你再跟底层接触,你会再次被震惊。我这样说比较容易理解,我们小时候在少年宫,一定是好的那块材料先被挑去跳舞了,中等材料去唱歌,但是过后那个唱歌人的收入、社会地位,一定比那个跳舞的高。这些底层的舞者,他们依靠的一种力量是你不可想象的。
 
  在做《舞林大会》的时候,我跟阿东(导演)一直在讲,为什么明星这个舞蹈比赛不好看?因为它就是一场舞蹈比赛。但真人秀的本质是什么?是人,是情怀,这一点《好声音》给我启发很大。
 
  金星:重新认识舞蹈和舞者
 
  这已经不是金星第一次担任舞蹈节目的评委了,此前她曾出现在东方卫视《舞林大会》的评委席上。在金星看来,这两个节目截然不同。
 
  “《舞林争霸》的意义远远超过《舞林大会》。《舞林大会》只是给一些明星另外一个平台,挑战一下自己,战胜一下自己。而《舞林争霸》可以让你看到那些真正靠舞蹈来生活、吃饭的人,他们的生存状态和他们的心路历程,这个我觉得更有价值。”金星说,她希望这个节目可以让人们重新认识舞蹈和舞者,“我们需要通过这个平台拨乱反正一下,我们对舞蹈的认知太片面了。专业圈里,也老自娱自乐。老百姓觉得舞蹈可能就永远是个陪衬,永远是个画面的堆积,在各个大型晚会上没什么东西,拿舞蹈演员凑一下子。实际上,舞蹈演员的整个心态,或状态,大家是了解很少的,除了练舞蹈的孩子们的家长以外,没有什么人清楚。舞蹈之外的人,对舞蹈演员是怎么想的,这一群人是怎么生活,他们是不了解的。但现在有了了解的机会。”
 
  东方早报:对舞蹈演员来讲,比赛这件事情是熟悉的。
 
  金星:评级呀,工资呀,都跟他们的比赛成绩有关系。
 
  东方早报:你怎么看这样的比赛?
 
  金星:我觉得刚开始是特别好的,因为要选拔人才,所以给这么一个平台。我本人参加过第一届桃李杯,各个院校聚集在一起,通过比赛交流教学成果,探讨我们怎么样能培养出更好的舞蹈人才。但后来有些比赛就变味了,变成某些人谋取利益,达到某种目的的途径。有的奖花钱买名次,有的搞关系平摊奖项,完全失去了意义。我觉得中国的舞蹈比赛,我唯一可以赞同的,还是桃李杯。因为就是院校之间的,我就看我们每个院校的教学成果。
 
  其实舞蹈没法比。中国这么大,南北幅员辽阔,这么多,56个民族,你能说谁舞蹈是最棒的?让社会,让生活自然来筛选,老百姓喜欢的舞蹈,老百姓愿意看的舞蹈,它应该是最棒的。不能说由几个专家,让那些不搞创作的人来决定。
 
  东方早报:《舞林争霸》是引进的国外的版权。在理念上,对你来说是否有一些新的冲击?
 
  金星:这是个电视节目,通过电视来传播一种舞蹈的理念和观念,就像《好声音》一样,整个模式已经很成熟了。但是它并没有摈弃通过电视传达正能量的观念,展现人性自我的真实的东西。这个方面,对中国真人秀来说,有时候会太多,有时候又太欠缺,纯粹的娱乐。所以我觉得要看中国版怎么把握。中国不乏舞者。我本人更希望通过《舞林争霸》这个平台,能够调动、开发中国的新的年轻的编舞者。
 
  东方早报:这是一个舞蹈真人秀节目,主旨是要把自己跳出来。和国标或者民族舞相比,这样的理念是不是更适合现代舞来进行表现?你所看到的现代舞的选手是不是强一点?
 
  金星:对,因为现代舞关注的是个性发挥,所以要表现他个人和他的故事,现代舞的表达可能更加稳健一些。而国标呢,就是要跳得特别极致,技术特别好。所以我觉得就选手的情感表达和他想说的东西,现代舞可能更靠近一点。我觉得中国舞者的技术都没问题,更多的是他们对舞者的认知还浅了一点点。
 
  东方早报:你说的“浅了”指的是?
 
  金星:老觉得好像现代舞只是跳痛苦的那一部分呀,就是表现自己的心。要不我天天开玩笑说,别给我老跳那心绞痛的现代舞。现在搞的一跳现代舞,就要抓心挠肝,要拍自己脸的。其实我可以表达各种各样的情绪,快乐,或者幸福,都可以,不见得非要是痛苦。所以我也想通过这个节目告诉观众,现代舞不都是那种声嘶力竭的或者痛苦不堪的。中国舞蹈需要建立中国舞者独立思考的一个方式。
 
  陈小春:少吐些苦水
 
  请香港艺人陈小春来做《舞林争霸》的评委,让不少观众跌破眼镜。这个《古惑仔》里的“马仔”,哼着情歌的歌手,实际上出身于TVB的舞蹈训练班,为谭咏麟、梅艳芳等人伴过舞。“基本上那个时候跳舞已经去了半个地球。反正你每一次演出,只要舞步没有错,基本上下一场人家不会不叫你。那个时候,香港一共只有五六十个专业的演唱会舞者。”陈小春说。而如今,他从罗文手中承接下的舞坊(舞蹈教室)已经稳妥经营了十几年。
 
  东方早报:这么多的舞种放在面前,你会怎么评判?
 
  陈小春:就是要好看。所以作为评委,我们不一定要懂芭蕾,不一定要懂得国标,不一定要懂得很多。我就看他有没有让我感动。我也知道什么叫难度技巧,但我做不了他的立场,我只要爽,让我感动,这个很重要。
 
  东方早报:感动到你了吗?
 
  陈小春:有一个。他跳得不好,跳得一点没技巧,但是他有快乐的心跳舞给我们看,那个是很难得的。很多选手一上来就在讲家里面的事情,多么苦多么惨之类的,但只要是跳舞的,谁不是从那样的生活过来的?我也尝过那样的滋味,刚刚出道的时候去跳舞,因为赚的钱少,又回头去当发型师。所以,你不要说太多。还有一个让我印象很不好的,他一上来我们问他“之前你为什么不去参加别的比赛”,他的回答是“那时我没有档期,今天有档期,你看一下吧”。实际上他根本就不会跳舞。
 
  东方早报:你说的那个“很快乐地跳”是什么样的?
 
  陈小春:你自己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边,也得要分一点给我,让我看到。如果你自己就很醉,我们只看到你自己在醉,即便你有故事,我们感受不到,也没有用。
    相关热词搜索:杨丽萍 陈小春 金星 方俊 舞林争霸

上一篇:舞者颜荷:透过肢体诠释灵魂
下一篇:杨丽萍谈《舞林争霸》:还原舞蹈的“亲民”

分享到:  
论坛新帖 
MySQL Query : SELECT tid,digest,subject FROM bbs_forum_thread where fid in(***) order by tid desc LIMIT 10
MySQL Error : You have an error in your SQL syntax; check the manual that corresponds to your MySQL server version for the right syntax to use near '***) order by \x0Atid desc LIMIT 10' at line 1
MySQL Errno : 1064
Message : You have an error in your SQL syntax; check the manual that corresponds to your MySQL server version for the right syntax to use near '***) order by \x0Atid desc LIMIT 10' at line 1
Need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