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舞林人物 > 正文

“非洲现代舞之母”—“阿考尼妈妈”
2014-07-10 09:52:22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阿考尼演出剧照 本报驻塞内加尔特约记者 佘明远 5月,《青年非洲》杂志评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50位非洲人,榜单囊括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界精英,塞内加尔舞蹈家兼编舞热尔曼·阿考尼入选其中。颁奖辞称赞她...

 “非洲现代舞之母”—“阿考尼妈妈”
 
 阿考尼演出剧照
 
    “本报驻塞内加尔特约记者  佘明远
 
    5月,《青年非洲》杂志评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50位非洲人”,榜单囊括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界精英,塞内加尔舞蹈家兼编舞热尔曼·阿考尼入选其中。颁奖辞称赞她“让非洲舞蹈走出了封闭的民俗领域,跻身高雅艺术行列”,成为“需要通过多年学习才能练就的艺术形式,而非人们成见所认为的那样是简单的血液原始冲动”。
 
    作为非洲顶级的现代舞蹈家和非洲文化的传播者,阿考尼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世人的尊重,许多学生亲切地称她为“阿考尼妈妈”。如今,年已七旬的她仍然坚持着自己的舞蹈梦想,而她的学生也正把她尊重传统和注重融合的现代舞蹈理念带向全球,延续着“阿考尼妈妈”的艺术人生和中国情缘。
 
    “得奖专业户”的艺术人生
 
    阿考尼1944年出生于贝宁,四五岁时即随父母移居塞内加尔。她深受身为约鲁巴祭司的祖母影响,自幼随祖母学习祭祀舞蹈。1963年,时年18岁的阿考尼进入法国西蒙·西格尔学校接受体育和形体教育,是该校首位黑人学生。1965年,她学成返塞,成为一名高中体育教师,并于1968年创立了自己的第一个舞蹈工作室。1977年,著名法塞混血舞蹈家莫里斯·贝嘉在达喀尔创办了黑非洲第一所舞蹈学校——手印舞蹈学校,阿考尼被聘为艺术主任。随后5年的时间内,阿考尼不但培养了大批走向世界的非洲舞蹈家,还吸引了来自欧美的舞蹈爱好者来学习非洲舞蹈。1980年,她的著作《非洲舞》以法、英、德三种语言面世。
 
    1982年,阿考尼加入莫里斯·贝嘉舞蹈团,移居布鲁塞尔,开始组织非洲舞国际培训班,获得巨大成功。随后,她在法、德、美、日、澳和塞内加尔等国组织舞蹈培训班,传播非洲舞蹈和文化,吸引了大批来自全球的舞蹈爱好者。在此期间,阿考尼活跃于舞台、编舞和教学三个领域,并应邀赴欧美多国表演和讲学,逐渐成为享誉世界的非洲舞蹈传播者。1985年,她与德国籍丈夫艾尔穆·沃特在法国图卢兹共同创办第三世界舞蹈戏剧工作室。
 
    阿考尼将非洲传统舞蹈和西方现代舞蹈相融合,创造出个人特色鲜明的非洲现代舞风格与技巧,先后独立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了《撒哈拉沙漠》、《苏醒》、《非洲,可歌可泣的民族》等极具影响力的舞蹈作品。这些作品大部分在全球巡演,并在国际性艺术节上多次亮相,成为非洲现代舞的经典剧目。杰出的成就也给阿考尼带来众多国家级和国际性荣誉,她堪称一位“得奖专业户”,如2001年获法兰西骑士勋章和荣誉军团骑士勋章,2008年被《青年非洲》杂志评为“100位构建非洲的人物”,2009年获法兰西艺术与文学司令员荣誉勋章,2012年获塞内加尔艺术与文学司令员荣誉勋位等。
 
    用“沙子”“太阳”传承非洲文化
 
    1995年,阿考尼回到塞内加尔,致力于弘扬和传播非洲舞蹈。她于1997年至2000年担任巴黎非洲创作协会舞蹈分会的艺术总监,并于1998和1999年组织了第二、三届非洲现代舞大赛。1998年,阿考尼和丈夫沃特共同创立了非洲传统和现代舞蹈国际中心(别名“沙子学校”)。同年,她在“沙子学校”第一批学员的基础上成立“太阳舞蹈团”。
 
    “沙子学校”坐落于距达喀尔50公里的渔村杜巴·迪阿劳的沙滩上,占地5公顷,建有400平方米的沙地舞厅和280平方米的专业舞厅、配有同传和放映设备的会议厅、餐厅、24栋学员住宅。成立以来,学校已举办了多个长短期培训项目,如全球职业非洲舞培训班、非洲舞者培训班、阿考尼技艺传授班、编舞技艺传授班等,其中许多培训班都由阿考妮和其他世界级舞蹈家共同执教。除了各种专业和业余舞蹈培训班,学校还与欧、美、亚、非洲多国相关高校和机构合作,组织实习和开展交流项目。另外,作为艺术家驻地,学校现已接待过多国舞蹈、戏剧、造型艺术等领域的艺术家前来创作与交流。
 
    “沙子学校”不仅促进了非洲传统和现代舞蹈的发展,对塞内加尔乃至整个非洲地区的社会和经济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如今,阿考尼依然担任学校的艺术指导,坚持舞蹈教学和创作。而由她任团长的“太阳舞蹈团”,主要由该校优秀毕业生组成,以实践学校的教学和科研成果为目的,在各地的演出活动很受欢迎。
 
    踏上中国土地就有回家的感觉
 
    阿考尼有“非洲现代舞之母”的美誉。数十年来,她广泛与各国艺术家开展合作交流,并培养了大批来自全球的舞蹈爱好者,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推动了非洲现代舞的革新、传播与发展。
 
    阿考尼在欧、亚、非、美、大洋洲均留下了自己的舞蹈印迹,更与中国结下深厚的不解之缘。早在1982年,她就受中国文化部邀请,对中国进行了为期2个月的访问和讲学,与中国舞蹈界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和交流。2006年,她又受中国著名现代舞蹈家金星之邀,赴华参加了“舞在上海”国际舞蹈节,以一支自编自导的独舞《悸动之舞》,震撼了中国舞蹈界。
 
    活跃于非洲舞蹈界的阿考尼,与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馆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每当谈起她的中国之行,她总是动情地说:“中国是我的第二故乡,踏上中国的土地就有回家的感觉。尤其是清晨加入北京太极拳晨练队的场景,令我至今印象深刻。”随着中非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化,阿考尼的中国情愫愈发浓厚。她期待着再次访华,与中国艺术家和舞蹈爱好者展开交往与合作。
    相关热词搜索:现代舞 非洲 妈妈

上一篇:世纪舞者马拉霍夫告别舞台 传奇谢幕
下一篇:别了,舞坛那棵常青树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954522982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