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舞林人物 > 正文

别了,舞坛那棵常青树
2014-07-29 10:37:55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中国著名舞蹈理论家、教育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研究生导师郭明达先生于今年5月16日逝世。

   中国著名舞蹈理论家、教育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研究生导师郭明达先生于今年5月16日逝世。
 
    之前,按照中国人“虚岁”的习惯,家里人为1915年出生于四川的郭明达办了百岁生辰庆礼,这让这位中国舞坛的常青树拥有了人世间的百年记忆。而在我们的记忆中,这位为中国舞蹈事业奉献出毕生心力的舞界老人,以他丰满的人生荣耀和辉煌,让他的一生充满了启迪的意义和能量。
 
    作为中国舞界首位在美国攻读博士的舞蹈学子,郭明达自上世纪中叶返回祖国后,他所经历的人生命运是十分不凡的。他在美期间学习的现代舞艺术在当时的中国尚不被接受,甚至是被视若洪水猛兽,完全不为当时的社会所理解、所容纳。这让空怀一腔热血的他难以施展出自己的才华和理想,因此在北京舞蹈学校工作过一段时日不久之后便在上世纪50年代末期携家眷迁往贵州。
 
    “文革”后回到北京的郭明达被安排在中国舞协从事外文资料的翻译工作,这让他终于获得了为中国舞蹈事业继续工作的机缘,后被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专事外国舞蹈的研究工作。这样的履历,可以说是郭明达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所具有的一个带有共性的生命轨迹。然而,这样的时空消耗并没有让他的热情、他的率真、他的勇气和他的追求消损半分,他始终如一的清醒和坚持,让中国舞界看到了他通过不懈努力而填补的学术空白。《芭蕾简史》、《舞蹈创作艺术》、《世界舞蹈史》……这些译著的问世,在为中国舞人打开一个了解世界舞蹈知识的窗口的同时,也让人看到了他那一份永不放弃的执着和认真。中国舞协曾授予郭明达“中国舞蹈终身成就奖”,让这份荣耀为他在弥留之际铸成了一份人生辉煌。
 
    我是1988年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开始跟随郭明达学习西方现代舞史的。当时,已经七十有三的先生是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带了刘青弋和我两位硕士生。对我而言,可以说从一开始我便被先生那豁达的胸怀和机敏的智慧深深吸引。他敢于并勇于直言,总是能够以正确的结论来分析和揣测出事物的本质和价值。我想,能获得人生的智慧恐怕与他不凡的人生经历不无关系。当时,73岁的他总是身体力行、亲力亲为地为我们授课,甚至是实践课程,他那一生始终未改的乡音对初踏入这个学术领域的我们而言,具有极高的理性价值。对于当时的我们而言,郭明达的引领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郭明达一生对于中国舞蹈事业的贡献是非常多元的。他曾任中国儿童舞蹈学会会长,对中国的儿童舞蹈事业倾注了极大心血;他曾在中央电视台开办交谊舞的系列讲座,为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普及这项舞蹈技艺立下了功劳;他曾撰写过许多观点鲜明、犀利的文章,为中国舞坛的理性提升给予了相当的重视;他曾孜孜不倦于各类学生的培养,为中国舞蹈教育高端人才的涌现呕心沥血。
 
    然而,除了这些功绩之外,郭明达最能载入舞蹈史册、最令人称道的,仍然是他在中国现代舞艺术领域中的建树。虽然他在回国之初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但改革开放给他带来了一个事业上的春天,让厚积薄发的他为中国大地上的现代舞艺术带来新绿,也让他早年在美国跟随现代舞大师尼克莱学舞时所埋下的种子,在新的文化环境中和新的历史条件下开花结果,同时也让当时经历过“文革”戕害的中国舞坛,初步绽放出令人眼前一亮的难忘姿容,《希望》、《再见吧,妈妈!》……这些在改革开放之初便呈现出鲜明现代舞特质的舞作虽非出自郭明达之手,但这些作品的问世无一不浸透着他的汗水。
 
    当现代舞这种艺术样式在全国范围内逐渐变成一种趋之若鹜的盲目时尚时,郭明达又说:不要搞全民现代舞,而应当搞中国舞蹈现代化。类似的睿思妙言在郭明达的一生中并不是偶然现象,而是一个贯穿于他人生的常态。他的真知灼见,常常令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受益匪浅;而他的乐天豁达,又让我们看到晚年的他在与病魔的顽强抗争中那份生命奇迹的不断闪现。对我们这些后学而言,他所具有的榜样力量,绝不仅仅囿于学术领域,更成熟于生命的整个空间。
 
    如今,我们虽然永别了这位充满人生智慧的中国舞坛常青树,但郭明达以他一生的正直与丰厚的建树,让他的形象在我们心中永生、常青。
    相关热词搜索:舞坛 常青树 别了

上一篇:“非洲现代舞之母”—“阿考尼妈妈”
下一篇:向前进,向前进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954522982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